九三学社十四届三中全会在京召开

新华社北京12月12日电(记者王琦)九三学社第十四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12月12日在京召开。会议的主要内容是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听取和审议九三学社第十四届中央常务委员会2019年工作报告等。九三学社中央主席武维华代表九三学社第十四届中央常务委员会作工作报告,九三学社中央常务副主席邵鸿主持开幕会。

武维华在回顾总结工作时指出,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人民政协成立70周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确立70周年,也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关键之年。一年来,九三学社中央常务委员会深入开展“不忘合作初心,继续携手前进”主题教育活动,共同思想政治基础更加巩固;把提高质量摆在更加突出位置,围绕党和国家中心工作议政建言成果更加丰硕;充分发挥特色优势,服务社会成效更加明显;强化组织建设,干事创业根基更加坚实。

问题摆在这儿,让马长健足足惆怅了3个月。

第二天一早,缪福贵主动带着马长健,挨家挨户了解烂泥沟地带的土地租赁,不出所料,当听说村委会要租地改建荷花池时,十几户村民都非常支持。一天跑下来,马长健手上拿着的合约上就摁满了村民的红手印。

“现在咱村团结了,不就是一块地皮嘛!我先签字!”缪福贵是里村的老党员,也是烂泥沟中最大一块地皮的承包人,会议刚开始,他的表态让整个讨论特别轻松。

但在村里,有一条不足百米长的环村道,把官田村分割为里村、外村两个部分的自然村。

第二天,里村热闹了:“奇怪,缪书记从来不来里村的呀,这回咋这么主动热情……”

这是两年前的冬天,马长健从福建省委老干部局来到宁德市寿宁县凤阳镇官田村担任第一书记时碰到的第一个“钉子”。到任第一天,他就在村里转了一圈,村小学前的那条烂泥沟很快就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决定,先拿这条烂泥沟下手。

“打开心结,相互信得过才行”

“人心齐了,才有咱村的好环境”

“马书记去哪儿?里村吗?”施树芳问。

转眼就到开春,“马书记啊,妇女节要到了,按照传统,咱们要给村里妇女送慰问品,你去里村,我去外村,咋样?”村支书缪福官住在外村,一开口就给自己揽了个轻松差事。

会议还审议了九三学社第十四届中央委员会监督委员会2019年工作报告。

“每年都有上万块钱的分红,那几百块钱征地补偿算个啥!”村民缪长春在去年底拿到分红后,分外高兴。

马长健趁热打铁:“那是咱们缪书记专门去里村的,村里要团结,书记走在前嘛,缪书记是咱们的好榜样!”一下子“缪福官送礼”成为了整个官田村的热门话题。

“马书记,你说得轻巧,那得‘里村’‘外村’两个村都同意出让地皮才行,我看你呀,得费老大的劲也不一定成!”

“现在没有里村外村啦,我们都叫官田村!”马长健说。

转眼又是一个开春,马长健这回信心满满,又把烂泥沟整治的议题摆到了村两委会上。

“挣了大钱自然就不会计较小钱,心里的坎儿要用产业来铺平!村里产业旺了,心也就齐了。”马长健从去年一开春就一直往镇里跑,想为官田村争取镇里刚刚推行的“我有一亩葡萄园”计划。

今年5月1日合约签好,4日开始土地平整,8日到隔壁乡“借”荷苗,到10日,200多株荷花苗已经在昔日的烂泥沟里种下。7月,福建团省委联合人民日报数字传播有限公司共同组织了“人民墙绘”乡村振兴专项行动,还邀请厦门大学嘉庚学院的师生来官田村帮忙装点。这时节,荷花迅速生长延伸,已经覆盖了大部分荷花池,一周后师生离开时,官田小学附近已经变得风景如画,“莲叶何田田”,映着墙绘图画,美不胜收,村民纷纷赞叹:“人心齐了,才有咱村的好环境。”

关于明年的主要工作,武维华提出,九三学社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全面贯彻中共十九大、十九届二中、三中、四中全会精神,大力弘扬爱国民主科学优良传统,紧紧围绕“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充分发挥自身优势,深入调查研究,着力做好凝心聚力、议政建言、服务大局各项工作,全面加强思想政治建设、组织建设、履职能力建设、作风建设和制度建设,以更加优异的成绩迎接九三学社创建75周年,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作出更大贡献。

3天“组合拳”打下来,马长健有了信心,“打开心结,相互信得过才行”,村民“心结”算是解开了第一个扣。

官田村中心的荷花池红莲绽放,村民施树芳正在池边散步,碰上马长健。

如今,村民们打开心结、聚齐心气儿,村小学前多年“改不动”的烂泥沟里种下了200多株荷花苗,红莲绽放,美不胜收。

“村里鸭圈兔栏也要开始整治,这一次用不了两年啦,估计两个月就成!”马长健说起下一步的打算。

历史上的官田村,是一个血缘关系紧密的村落,村民大部分姓缪。

也正是在去年底,官田村实现了村委会平稳换届,新年刚过,又被评为福建省“乡村振兴试点村”。

上世纪90年代,县里修路,征地补偿不均的经济纠纷,让里外村的区隔变得更加明显,“你们里村”“他们外村”,这样的称呼司空见惯,同宗同源同住一村,双方却像陌生人,甚至村党支部的20多名党员,因为分别居住在两边,支部开会都成了“老大难”。

不足百米长的环村道,把官田村分成里村、外村两个部分。曾经,“你们里村”“他们外村”的称呼司空见惯,同宗同源同住一村,双方村民却像陌生人。

“咱们一个山地小村,种啥啥不行,在地里刨食太难了!”也正因为地难种、钱难挣、人难留,大伙儿对于20多年前那区区几百块钱的征地补偿耿耿于怀,心里还是迈不过去那个坎儿。

第三天,马长健召集村支部开会,果不其然全员到会,里村党员都主动跑到位于外村的支部会议室,“书记都上咱家门了,信得过咱,咱们来开个会是本分嘛!”

“村里产业旺了,心也就齐了”

“我去外村吧,外村我不太熟,我得去熟悉一下,你去里村吧!”马长健一眼看穿缪福官心里的“小九九”。看着缪福官提着慰问品一步三回头的迟疑,马长健心里有了妙计。

镇政府统筹资金,购买示范合作社已经有稳定收入的葡萄园30亩,再交给合作社托管,以每亩每年1万元的收益分配给重点扶贫群体,实行托管扶贫新模式。经过马长健三番五次游说,官田村顺利成为第一批试点村,当年在征地补偿中有异议的8户贫困户,顺利拿到项目,拥有了自己的稳定收入,里外村的争议焦点不再那么“显眼”。

不成想,村两委会一开,议题一摆,马长健就遭遇了反对的声音,几个反对意见听下来,他心里有了谱:历史积怨导致村里不团结,让村党支部工作屡屡碰壁。

“村小学前面那条烂泥沟,臭气熏天,和咱们村现在的村容村貌太不搭了,该整整啦!”